樱.

【宇棋】可惜不是你

BE预警
可能有点OOC
圈地自萌,勿上升。
    一年后,这一天还是来了。
    她给那个好久没有联系的他留言:“明天,见一面吧。我来北京了,有东西要给你。”
  “好。”他没有多说什么,却还是秒回了她的信息。几分钟后,她发来了时间地址,他在手机上打出大段的话,却又全部删除,只留下一句明天见。
     她一早就到了约定好的地方,窗边有淅淅沥沥的小雨飘落。他才穿过一条马路,在下一个路口继续等绿灯左顾右盼的时候,就看见了对街窗户里的人。他往内里站了站,倚靠在邮筒上,一直看着对街这个女子的动作,看着她在起了雾的窗玻璃上涂涂改改,看着她像小孩一样笑得灿烂,他莫名就跟着她笑。他眯了眯眼,明明太阳已经隐去,零落的小雨中,却依稀仿佛看到对街女子在光影的缝隙里笑得怡然。
    他过了马路,走进咖啡厅,在她对面坐下。桌上摆着的是一张请柬,紫色的。她一见到他还是止不住的笑,“你干嘛一见我就笑啊,我就那么好笑吗?”他的声音带着点委屈。随即拿起请柬,“这么快就定下来了。”
  “很快吗?大哥,我马上就要30了啊。”她捂着嘴笑了起来,“你会来的吧?”她的笑声突然停住了,嘴角上扬的弧度被抹平。这句话,不知是个疑问句还是肯定句,却带了些小心翼翼。
  “当然会去,我还要看看你穿上婚纱的样子。”他望着她随之扬起的嘴角,移不开眼。
  “那我就先走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她提起包就走了,没等他的回答。面前的咖啡还漫着热气。他望着手里的请柬失神,“如果他能给你,我给不了的爱情,也许这样也很好。”
    五天后,他推开新娘化妆室,只见层层叠叠的轻纱弥漫,缀满软缎织就的玫瑰和宝石拼镶,她穿着,自然漂亮。只可惜,她终究不是为他穿的。她坐在闺蜜中间,谈笑风生。其中一个闺蜜看见华晨宇身着一件黑色西服,推门而入。“紫棋,花花来了。”
  “花,好久不见。你能来真好。”
  “很漂亮,紫棋。”他笑着望着她。
  “很帅气嘛,华先生。”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他微笑地看着她的闺蜜正手忙脚乱地给她整理发饰,慢慢看清了眼前他不愿接受的事实。
  “花,你说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你?”她突然转过头问道。
  “我不知道。”他何尝不知道,只是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了吧。

    婚礼如期举行,有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在祝着这对新婚夫妇,百年好合。他在一旁看着,仿佛自己就是个局外人。她挽着新郎的手臂一桌桌的敬酒感谢。轮到他了,他举起手中的酒杯说道:“你要永远幸福。”只有六个字,跟别人的比起来简短了许多,但这短短的一句话也是他最后的祝福。随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想明白了,他让她了,把她让给别人了。“花,你也要幸福啊,我还等着参加你的婚礼呢。”她始终甜甜地笑着。

    他走了,这个婚礼不在需要他了。今天的她,真美。只可惜站在她对面的人,不是他。牵好久的手,终究还是交给另一个他。 转身走出大门,眼泪一滴一滴留下,远远望着她幸福,像前世他们应有的模样。

    深夜,他收到了一条信息:“愿以后的日子,你能爱你所爱。永远幸福。记住啊,再遇到对的人,要紧紧握住她的手,别留遗憾了。”
    是啊,当初是自己放开了她的手。才会有了今天这场婚礼。
    他们像两条平行线,各自从远方来,相聚到一处,结伴同行一段路,却又在某个岔路口分开,渐行渐远,甚至比从前更远。

     她到过他心底,也许她至今仍是他的无可替代,可现在,他们只能将彼此遗忘在漫长的生活里。就将这份感情小心收藏进装满回忆的旧盒子,轻轻地放到书架的最高层,任它落满灰尘,也别再轻易打开,这已然是对彼此,最好的珍惜。
 
    也许,没有什么事比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来的可惜了。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贺唐】告别

    三年后,这一天还是来了…

    淡紫色的请柬上系着金色的蝴蝶结,时间、地点、人物。

    “贺涵,要把请柬给唐晶吗?”当要写下唐晶的名字时,她还是犹豫了。
    “妈妈,唐晶阿姨会来吗?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她了,好想念她。”平儿终究还是个天真的孩子。
    “给她吧,终究是对不起她。来不来让她自己做决定吧。”贺涵走向窗边,客厅因为这个特殊的名字,变得安静。
   
    唐晶,终究是一个让他们沉默的名字。
 
   放下了?放不下。

    请柬在第二天的下午出现在唐晶办公桌上的一叠资料下,还是他送来的,只是少了个心型回形针。也许,不想让她快速地辨认出是他送来的。

    纤细的手翻开了请柬,一切都很完美,她轻轻地摩挲这两个让她不能再熟悉的名字——新娘是她从大学就交好的闺蜜,新郎是她的…曾经的恋人

    唐晶自嘲地笑了笑,这一天还是来了,最好的朋友的婚礼,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自己会去祝福他们吗?她自己也不知道。
   

      放下了?放不下。

     唐晶挑选着衣服,看着镜子中再熟悉不过的面容。十年前她也是这样照着镜子挑选着衣服,因为要进比安提实习。那也是她第一次见到他。十年后,不饶人的岁月还是留下了痕迹。最后还是拿起来再熟悉不过的职业装。

     为什么要参加婚礼?她也不知道,也许只是想告别吧。告别贺涵,告别子君,还是告别自己的前半生?

    离开家,唐晶还是骄傲的唐晶。

    到达酒店,还是有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在祝着这对新婚夫妇,百年好合。唐晶在一旁看着,仿佛自己就是个局外人。
 

    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入座,新郎新娘还等在门口。“她可能不会来了。”他们转身准备入场。唐晶出现了,“子君”唐晶喊到。

   “唐晶,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唐晶只是点点头,便入场了。

     婚礼在大家的窃窃私语中开始了。

    汤圆和平儿走在前面,新郎新娘手挽着手跟着后面。一切都很完美。只是童话故事都会有个插曲。穿着礼服的汤圆看见了唐晶,飞快地奔了过去。对着唐晶摇着尾巴,“汪,汪”不停地叫着,唐晶弯下腰,用手抚摸顺着它的毛。汤圆不断地抬起前两只爪子,要唐晶姐姐抱。唐晶无奈地笑笑,却满脸宠溺地把汤圆抱在怀里。

   有了薇薇安在,婚礼并不是特别顺利,罗子君的脸青一阵白一阵。轮到唐晶了,还没等到他们开口,唐晶就拿起水晶杯说道“三年前说不出口的祝福,现在说得出口了。贺涵,谢谢你造就了现在的唐晶,而我也学会了离开你。祝你们幸福,我们也不必再见了。”唐晶仰起头,干了这杯红酒。“谢谢你,唐晶。”
 

    放下了?放不下的都应该放下了……

   唐晶要走了,汤圆追了出去。“汤圆,回去。”汤圆不听话,唐晶只得将手上的玩具球在汤圆面前晃了晃,用力扔向贺涵。汤圆兴奋地跑了进去,还以为它的唐晶姐姐在跟它做游戏。

    唐晶转身就走,没有回头。汤圆兴冲冲地叼回球,左右张望却没有找到她,贺涵将失落的汤圆抱回去。

    追不上的就别追了,丢了的也找不回来了。

    两年后,唐晶嫁人了。对方很优秀,也很爱她。但是她还会想起汤圆,想起它的主人。但她真的释然了,认真地活好她的后半生。

     后来,他们之间也没有后来了。

     贺涵爱上了唐晶,可是唐晶变了,变成她以为贺涵喜欢的样子。他们爱得小心翼翼,又过分地骄傲。唐晶做了手术,明白了自己爱谁,开始改变。但时间就是喜欢捉弄他们,他不爱她了,或者说他爱上了她的闺蜜。

“你没挽留,我没回头。

  如此余生各自安好。

  我们都很好,
 
  只是时间不凑巧。”

有一个地方

有一个地方,叫学校,
他就像一列火车
他会经过很多地方,所以终会有人下车,离开。
也许会有恋恋不舍,但是到站了,就要下车
他开往哪里谁也不知道,
但是,他建立一车人的友谊
有人很恨他,因为时间太短,
有人喜欢他,因为有一帮逗比
我们在这里发生了许许多多,笑过,哭过,痛过,爱过,伤过,离开过,后悔过

有一张照片,叫毕业照,
他定格了我们在一起的瞬间
也许最后拍毕业照的不是完整的我们,但也请珍惜

曾经,我们因为一个东西,叫作业,而烦恼,
我们曾经谁都还怕班主任,却在班主任的后面竖着鄙视的手指,背的里偷偷的为班主任取外号,可是最后,要离开,你比谁都哭的大声

慢慢的,总有那么几个小集体,聚在一起,
上课下课也在一起,聊聊八卦,谈谈心,
也总有那么几个男生总是爱招惹女生
班里总有那么几个学霸,也总有一个逗比,有一个公主病,一个班花,总是有人传绯闻,
可是笑笑也就过去了
放学了,总有那么几个女生或者几个男生在一起慢慢的走着一起回家的方向

后来,慢慢的越来越了解,大家开始聊起了明星,聊起了这个明星怎样这个明星怎样
下课,你总是能看到几个男生被女生追着打,总是有人在旁边看热闹
一起去玩,去聊明星,聊八卦,聊班级,聊成绩,聊学习……
最后
火车到站了
该下车了
大家也要去往属于自己的地方
谁也不知道下一次的见面是什么时候
此时,广播响起了
“各位乘客们,现在火车已到站,请收拾好的你的东西,准备离开,无论你是否认识其他的人,或者中途有多少的不愉快,不开心,请给每一个人一个拥抱,并笑着说,我到了,谢谢你的陪伴,也请到老师的面前给老师一个拥抱,无论你是否讨厌他,害怕他,不喜欢他,但请你记住他陪了你好几年了。也请给曾经无论是多么好的朋友,闺蜜也好,朋友也好一个微笑一个笑容,告诉他,我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不要让我担心,谢谢大家乘坐本次火车,虽然再也没有回程车票,但希望大家常常回来看看这些乘客们”
离开了
教室空了
下一个夏天,教室里坐满了人
却不再是我们
六年
三年
三年
感情不是一吹就散的
也不是一说就破裂的
感情积累不容易
请好好珍惜
一世就只有一个他,一个你,一个我
或许你是一个过客
却不会再有第二个你

分享

   你听过的最老土的搭讪是什么?
我听过的是,“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说这句话的,是一个80岁老头。
我在一家餐厅打工,上菜的时候,看见老头正在搭讪一个同龄老太太。
老太太回答他:“那我长得像谁啊?”
老头说,“我老婆。”
我擦,老不正经,真猥琐。
老太太也气到了,说,“你别胡说,我可是有老伴儿的”。
说完起身就走。
老头贼心不死,赶紧挡住老太太,说,“你先别走,听我讲个故事。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故事。”
出于好奇,老太太坐了下来。

老头说,我有一个发小叫柱子,当年柱子才15岁。
那年代没什么吃的,柱子用弹弓打了一只鸽子,拿回来炖了汤。
结果隔壁村的刘小妹跑过来,慌慌张张,应该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柱子说,大妹子,别着急,先喝口汤吧。
刘小妹喝了口汤,终于镇定了些。
然后她说,你有没有看见我家的鸽子?
柱子吓得一哆嗦,不敢告诉她真相,安慰她说,你别难过,鸽子一定是迷路了,过几天就会回来。
第二天,刘小妹又来了,突然看到天上有一个白色的东西飞过。
小妹惊喜地说,啊,我的鸽子!
柱子说,那是我的白裤衩,被风吹走了。
小妹叹了口气,眼神黯淡了下来。
看着小妹这样,柱子更愧疚了,于是给她烧了个土豆。

接下来的每一天,小妹都会来找她的鸽子,柱子每次都会做点吃的安抚她,小妹每次都吃得很满足。
柱子开始期待给小妹做饭,他喜欢上了小妹,他就更愧疚了。
有一天,小妹刚进门,就看见柱子站在院子里等她。
柱子兴奋地大喊,小妹,你的鸽子飞回来了!
小妹还没回话,柱子就从身后掏出了一只灰鸽。
小妹说,我的鸽子是白的。
柱子说,这几天太阳多毒啊,准是你的白鸽子被晒黑了。
小妹大喝,你当我傻啊!
柱子只好招了,承认鸽子是被他吃掉的,他愿意补偿她。
小妹说,那你一辈子都给我做饭吧。
于是,他们就开始处对象了。

结婚几年之后,柱子才知道,小妹一直在骗他。
那只鸽子本来就是小妹准备拿来吃的,还没来得及杀,它就飞跑了。小妹喝下那碗汤的时候,就知道那是自己的鸽子,但是柱子的厨艺太好了——后来她每天假装去找鸽子,其实是蹭吃蹭喝,结果喜欢上了柱子。
她假装在等鸽子,其实是在等柱子对她动心。
她等到了。

老头看着老太太,问,我的故事怎么样?
老太太说,听得我都馋了。
老头笑了,说,那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

50年前,我有个工友,叫小高。
他是厂里最厉害的技术员。
他的女朋友叫芳芳。
我们厂一共有五朵金花,芳芳就是第六朵。
小高在第二车间,芳芳在第三车间。
他俩感情特别好,一分钟见不到,都很难熬。
对他们来说,隔着一个车间,都像是异地恋。
小高下定决心要成为车间主任,这样就能自由地穿梭在两个车间之间,就能每时每刻看见芳芳了。
于是小高开始努力上进,经过了很多个日日夜夜,组织上终于看到了他的努力——派他去西北支援建设了。
这下完了,他们真的成了异地恋了。

走的时候,小高让芳芳等他两年,到时候他们就结婚。
结果,小高到了西北,才进职工宿舍呢,就被组织带进沙漠,加入一个保密项目,从此跟外界断了联系。
这一去就是四年。
四年之后,小高一回到职工宿舍,就看到床上堆满了来信,全是芳芳的。
第1封信,“小高同志,我很想你……”
第19封信,“小高同志,我在解放路发现了一家小吃摊,味道特别好,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吃……”
第38封信,“小高同志,为什么你一直不回信,是不是和其他女同志发展出了战斗友谊,我也要去和隔壁车间的小李发展发展……”
第39封信,“小高同志,上一封信是我意气用事了,都是骗你的,我根本没有和小李同志接触。”
小高一封封地拆信,看得又哭又笑,他拿出了最后一封信:“小高同志,我妈给我介绍了对象,如果今年国庆之前,你还不回来,我就得嫁给他了……”

国庆?小高一身冷汗,现在是10月中旬,国庆已经过去两周了。
他立马去赶火车,心急火燎,花了两天时间,才回到老家。
他直接冲到了芳芳家,她不在。
是啊,她都嫁人了。
他失魂落魄地去了芳芳提过的那家小吃摊。
他点了碗面,吃着吃着就哭了起来。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前。
是芳芳,她正微笑地看着他。
后来小高才知道,原来芳芳每天会来这里等他,到国庆那天,小高又没有出现,芳芳发誓,她再也不来这了。
结果她还是来了。
当他们之间只隔了一堵墙的时候,她熬不过一分一秒,当他们之间隔了千山万水的时候,她反而熬过了四年。
她一直等他回来。
她等到了。

老头的故事讲完,老太太点点头,说,真是个好故事,还有吗?
老头接着说,那我讲一对老夫老妻的故事吧,男的叫老吴……
老吴跟他老伴结婚40年,为了庆祝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儿子给他们报了一个旅行团,去美国玩。
老吴很兴奋,每天都在练英语,老伴埋汰他,练了两星期,就只学了三句话。
他们到了美国,导游带他们到时代广场自由活动。
老吴特别兴奋,见到外国人就招手,嘴里不停说,hello啊!hello啊!你们都hello!
这是老吴学的第一句英语。
他们一路看一路逛,老吴见到什么都问,这个how much?那个how much?
这是老吴学的第二句英语。

老吴一路上都在卖弄英语,走着走着,却发现老伴不见了。
他吓坏了。
他到处去找,在人来人往的时代广场,一个瘦小的亚洲老头,在高大的外国人中东奔西跑,嘴里喊着陌生的语言,显得特别突兀。
他走遍了他们走过的每个地方。从剧院到广场,从广场到商场。
在一个商场听到争执声,他往前一看,正是老伴。
老伴杵在商场里面,死死抱住一根柱子不撒手,旁边站着几个高壮的保安,正在拉她。
老吴冲上去挡在老伴面前,他很瘦弱,但又很强壮。
老伴紧紧抓着老吴的胳膊,激动地说,老吴!老吴!
老吴对保安怒吼,你们别碰她!My wife! My wife!
这是老吴学的第三句英语。

原来老太太走丢了之后,一直站在原地,直到商场关门。
保安来清场,她还死抱着柱子不肯走。
老吴又担心又生气,你傻站在这干嘛?
老太太说,我不认识路嘛。我只会傻站着等你,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的。
她一直站在原地,这是最笨的等待,也是最执着的信任。
她等到了。

老太太听完故事,心满意足,就跟老头告别,回家了。
我跟老头聊天,这才知道,老头讲的是他和老太太的故事。
故事里的柱子是他,小高是他,老吴也是他。
而刚离开的老太太,叫刘芳芳。
刘小妹是她,芳芳是她,老伴也是她。
她是他的妻子。
他们10多岁的时候在农村相识,到了20来岁,一起进了工厂,后来结了婚,约好了,要牵手走完这一辈子。
但是,老太太爽约了。

三年前,老太患上了老年痴呆,到现在谁也不认识了,她口中一直说的老伴,每天就坐在她面前,她却再也认不出了。
老太太每天都会来这家餐厅,老头就每天来这给她讲故事,讲过去他们之间发生的事,希望有一天能让老太太想起他。
我小心翼翼地问,万一她一直记不起来呢。
老头说,上半辈子,都是她在等我,下半辈子,换我等她了。
他不知道需要等多久,但他会一直等。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这句话,其实是老太太以前对他说过的。
重逢的那天,他在小摊上吃着面,边吃边哭。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冒出来。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小高抬起头,发现是芳芳。
小高哭得更凶了,哭着说,像谁?
芳芳说,我丈夫。
小高一愣,芳芳接着说,我已经向组织请示过,组织同意我们结婚,明天你就跟我去办手续,不许再跑了。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本来我以为,这是最老套的搭讪,没想到是最深情的告白。

有一天,老太太照常来了,坐下。
我算着时间,老头也差不多该到了,这时,门被推开,进来的却不是他,是一个年轻人,长得跟老头很像,胸前佩戴一朵白花。
他坐在了老太太对面。
年轻人说:“奶奶,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心里一沉。
那个风雨无阻,每天坐在同一个位置,面对同一个人,讲着同样的故事的老头,走了。
他等了好几年,想等她看着自己,露出熟悉的微笑。
他没有等到。

在这个浮躁而快速的时代,我们真的很没有耐心。
泡面需要3分钟,我们嫌太长;
电视剧一集30分钟,我们要快进。
然而我们愿意花三五年,甚至一辈子,去等待一个人。
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说,尽管我们知道再无任何希望,我们仍然期待。等待稍稍一点动静,稍稍一点声响。

老太太看着年轻人,她望着他的脸出神,表情困惑。
“小伙子,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变却故人颜,不变故人心。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斗转星移,物是人非。穆王府的桃花开的依旧好,只是他,已不再是那个殊哥哥。而她,亦不再是当年的霓凰……

(来到横店影视城,结果发现11集穆王府的一片桃花都是假的,而且假得很逼真😂)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