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

【宇棋】可惜不是你

BE预警
可能有点OOC
圈地自萌,勿上升。
    一年后,这一天还是来了。
    她给那个好久没有联系的他留言:“明天,见一面吧。我来北京了,有东西要给你。”
  “好。”他没有多说什么,却还是秒回了她的信息。几分钟后,她发来了时间地址,他在手机上打出大段的话,却又全部删除,只留下一句明天见。
     她一早就到了约定好的地方,窗边有淅淅沥沥的小雨飘落。他才穿过一条马路,在下一个路口继续等绿灯左顾右盼的时候,就看见了对街窗户里的人。他往内里站了站,倚靠在邮筒上,一直看着对街这个女子的动作,看着她在起了雾的窗玻璃上涂涂改改,看着她像小孩一样笑得灿烂,他莫名就跟着她笑。他眯了眯眼,明明太阳已经隐去,零落的小雨中,却依稀仿佛看到对街女子在光影的缝隙里笑得怡然。
    他过了马路,走进咖啡厅,在她对面坐下。桌上摆着的是一张请柬,紫色的。她一见到他还是止不住的笑,“你干嘛一见我就笑啊,我就那么好笑吗?”他的声音带着点委屈。随即拿起请柬,“这么快就定下来了。”
  “很快吗?大哥,我马上就要30了啊。”她捂着嘴笑了起来,“你会来的吧?”她的笑声突然停住了,嘴角上扬的弧度被抹平。这句话,不知是个疑问句还是肯定句,却带了些小心翼翼。
  “当然会去,我还要看看你穿上婚纱的样子。”他望着她随之扬起的嘴角,移不开眼。
  “那我就先走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她提起包就走了,没等他的回答。面前的咖啡还漫着热气。他望着手里的请柬失神,“如果他能给你,我给不了的爱情,也许这样也很好。”
    五天后,他推开新娘化妆室,只见层层叠叠的轻纱弥漫,缀满软缎织就的玫瑰和宝石拼镶,她穿着,自然漂亮。只可惜,她终究不是为他穿的。她坐在闺蜜中间,谈笑风生。其中一个闺蜜看见华晨宇身着一件黑色西服,推门而入。“紫棋,花花来了。”
  “花,好久不见。你能来真好。”
  “很漂亮,紫棋。”他笑着望着她。
  “很帅气嘛,华先生。”她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他微笑地看着她的闺蜜正手忙脚乱地给她整理发饰,慢慢看清了眼前他不愿接受的事实。
  “花,你说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你?”她突然转过头问道。
  “我不知道。”他何尝不知道,只是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了吧。

    婚礼如期举行,有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在祝着这对新婚夫妇,百年好合。他在一旁看着,仿佛自己就是个局外人。她挽着新郎的手臂一桌桌的敬酒感谢。轮到他了,他举起手中的酒杯说道:“你要永远幸福。”只有六个字,跟别人的比起来简短了许多,但这短短的一句话也是他最后的祝福。随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想明白了,他让她了,把她让给别人了。“花,你也要幸福啊,我还等着参加你的婚礼呢。”她始终甜甜地笑着。

    他走了,这个婚礼不在需要他了。今天的她,真美。只可惜站在她对面的人,不是他。牵好久的手,终究还是交给另一个他。 转身走出大门,眼泪一滴一滴留下,远远望着她幸福,像前世他们应有的模样。

    深夜,他收到了一条信息:“愿以后的日子,你能爱你所爱。永远幸福。记住啊,再遇到对的人,要紧紧握住她的手,别留遗憾了。”
    是啊,当初是自己放开了她的手。才会有了今天这场婚礼。
    他们像两条平行线,各自从远方来,相聚到一处,结伴同行一段路,却又在某个岔路口分开,渐行渐远,甚至比从前更远。

     她到过他心底,也许她至今仍是他的无可替代,可现在,他们只能将彼此遗忘在漫长的生活里。就将这份感情小心收藏进装满回忆的旧盒子,轻轻地放到书架的最高层,任它落满灰尘,也别再轻易打开,这已然是对彼此,最好的珍惜。
 
    也许,没有什么事比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来的可惜了。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贺唐】告别

    三年后,这一天还是来了…

    淡紫色的请柬上系着金色的蝴蝶结,时间、地点、人物。

    “贺涵,要把请柬给唐晶吗?”当要写下唐晶的名字时,她还是犹豫了。
    “妈妈,唐晶阿姨会来吗?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她了,好想念她。”平儿终究还是个天真的孩子。
    “给她吧,终究是对不起她。来不来让她自己做决定吧。”贺涵走向窗边,客厅因为这个特殊的名字,变得安静。
   
    唐晶,终究是一个让他们沉默的名字。
 
   放下了?放不下。

    请柬在第二天的下午出现在唐晶办公桌上的一叠资料下,还是他送来的,只是少了个心型回形针。也许,不想让她快速地辨认出是他送来的。

    纤细的手翻开了请柬,一切都很完美,她轻轻地摩挲这两个让她不能再熟悉的名字——新娘是她从大学就交好的闺蜜,新郎是她的…曾经的恋人

    唐晶自嘲地笑了笑,这一天还是来了,最好的朋友的婚礼,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自己会去祝福他们吗?她自己也不知道。
   

      放下了?放不下。

     唐晶挑选着衣服,看着镜子中再熟悉不过的面容。十年前她也是这样照着镜子挑选着衣服,因为要进比安提实习。那也是她第一次见到他。十年后,不饶人的岁月还是留下了痕迹。最后还是拿起来再熟悉不过的职业装。

     为什么要参加婚礼?她也不知道,也许只是想告别吧。告别贺涵,告别子君,还是告别自己的前半生?

    离开家,唐晶还是骄傲的唐晶。

    到达酒店,还是有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在祝着这对新婚夫妇,百年好合。唐晶在一旁看着,仿佛自己就是个局外人。
 

    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入座,新郎新娘还等在门口。“她可能不会来了。”他们转身准备入场。唐晶出现了,“子君”唐晶喊到。

   “唐晶,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唐晶只是点点头,便入场了。

     婚礼在大家的窃窃私语中开始了。

    汤圆和平儿走在前面,新郎新娘手挽着手跟着后面。一切都很完美。只是童话故事都会有个插曲。穿着礼服的汤圆看见了唐晶,飞快地奔了过去。对着唐晶摇着尾巴,“汪,汪”不停地叫着,唐晶弯下腰,用手抚摸顺着它的毛。汤圆不断地抬起前两只爪子,要唐晶姐姐抱。唐晶无奈地笑笑,却满脸宠溺地把汤圆抱在怀里。

   有了薇薇安在,婚礼并不是特别顺利,罗子君的脸青一阵白一阵。轮到唐晶了,还没等到他们开口,唐晶就拿起水晶杯说道“三年前说不出口的祝福,现在说得出口了。贺涵,谢谢你造就了现在的唐晶,而我也学会了离开你。祝你们幸福,我们也不必再见了。”唐晶仰起头,干了这杯红酒。“谢谢你,唐晶。”
 

    放下了?放不下的都应该放下了……

   唐晶要走了,汤圆追了出去。“汤圆,回去。”汤圆不听话,唐晶只得将手上的玩具球在汤圆面前晃了晃,用力扔向贺涵。汤圆兴奋地跑了进去,还以为它的唐晶姐姐在跟它做游戏。

    唐晶转身就走,没有回头。汤圆兴冲冲地叼回球,左右张望却没有找到她,贺涵将失落的汤圆抱回去。

    追不上的就别追了,丢了的也找不回来了。

    两年后,唐晶嫁人了。对方很优秀,也很爱她。但是她还会想起汤圆,想起它的主人。但她真的释然了,认真地活好她的后半生。

     后来,他们之间也没有后来了。

     贺涵爱上了唐晶,可是唐晶变了,变成她以为贺涵喜欢的样子。他们爱得小心翼翼,又过分地骄傲。唐晶做了手术,明白了自己爱谁,开始改变。但时间就是喜欢捉弄他们,他不爱她了,或者说他爱上了她的闺蜜。

“你没挽留,我没回头。

  如此余生各自安好。

  我们都很好,
 
  只是时间不凑巧。”

有一个地方

有一个地方,叫学校,
他就像一列火车
他会经过很多地方,所以终会有人下车,离开。
也许会有恋恋不舍,但是到站了,就要下车
他开往哪里谁也不知道,
但是,他建立一车人的友谊
有人很恨他,因为时间太短,
有人喜欢他,因为有一帮逗比
我们在这里发生了许许多多,笑过,哭过,痛过,爱过,伤过,离开过,后悔过

有一张照片,叫毕业照,
他定格了我们在一起的瞬间
也许最后拍毕业照的不是完整的我们,但也请珍惜

曾经,我们因为一个东西,叫作业,而烦恼,
我们曾经谁都还怕班主任,却在班主任的后面竖着鄙视的手指,背的里偷偷的为班主任取外号,可是最后,要离开,你比谁都哭的大声

慢慢的,总有那么几个小集体,聚在一起,
上课下课也在一起,聊聊八卦,谈谈心,
也总有那么几个男生总是爱招惹女生
班里总有那么几个学霸,也总有一个逗比,有一个公主病,一个班花,总是有人传绯闻,
可是笑笑也就过去了
放学了,总有那么几个女生或者几个男生在一起慢慢的走着一起回家的方向

后来,慢慢的越来越了解,大家开始聊起了明星,聊起了这个明星怎样这个明星怎样
下课,你总是能看到几个男生被女生追着打,总是有人在旁边看热闹
一起去玩,去聊明星,聊八卦,聊班级,聊成绩,聊学习……
最后
火车到站了
该下车了
大家也要去往属于自己的地方
谁也不知道下一次的见面是什么时候
此时,广播响起了
“各位乘客们,现在火车已到站,请收拾好的你的东西,准备离开,无论你是否认识其他的人,或者中途有多少的不愉快,不开心,请给每一个人一个拥抱,并笑着说,我到了,谢谢你的陪伴,也请到老师的面前给老师一个拥抱,无论你是否讨厌他,害怕他,不喜欢他,但请你记住他陪了你好几年了。也请给曾经无论是多么好的朋友,闺蜜也好,朋友也好一个微笑一个笑容,告诉他,我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不要让我担心,谢谢大家乘坐本次火车,虽然再也没有回程车票,但希望大家常常回来看看这些乘客们”
离开了
教室空了
下一个夏天,教室里坐满了人
却不再是我们
六年
三年
三年
感情不是一吹就散的
也不是一说就破裂的
感情积累不容易
请好好珍惜
一世就只有一个他,一个你,一个我
或许你是一个过客
却不会再有第二个你

分享

   你听过的最老土的搭讪是什么?
我听过的是,“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说这句话的,是一个80岁老头。
我在一家餐厅打工,上菜的时候,看见老头正在搭讪一个同龄老太太。
老太太回答他:“那我长得像谁啊?”
老头说,“我老婆。”
我擦,老不正经,真猥琐。
老太太也气到了,说,“你别胡说,我可是有老伴儿的”。
说完起身就走。
老头贼心不死,赶紧挡住老太太,说,“你先别走,听我讲个故事。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故事。”
出于好奇,老太太坐了下来。

老头说,我有一个发小叫柱子,当年柱子才15岁。
那年代没什么吃的,柱子用弹弓打了一只鸽子,拿回来炖了汤。
结果隔壁村的刘小妹跑过来,慌慌张张,应该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柱子说,大妹子,别着急,先喝口汤吧。
刘小妹喝了口汤,终于镇定了些。
然后她说,你有没有看见我家的鸽子?
柱子吓得一哆嗦,不敢告诉她真相,安慰她说,你别难过,鸽子一定是迷路了,过几天就会回来。
第二天,刘小妹又来了,突然看到天上有一个白色的东西飞过。
小妹惊喜地说,啊,我的鸽子!
柱子说,那是我的白裤衩,被风吹走了。
小妹叹了口气,眼神黯淡了下来。
看着小妹这样,柱子更愧疚了,于是给她烧了个土豆。

接下来的每一天,小妹都会来找她的鸽子,柱子每次都会做点吃的安抚她,小妹每次都吃得很满足。
柱子开始期待给小妹做饭,他喜欢上了小妹,他就更愧疚了。
有一天,小妹刚进门,就看见柱子站在院子里等她。
柱子兴奋地大喊,小妹,你的鸽子飞回来了!
小妹还没回话,柱子就从身后掏出了一只灰鸽。
小妹说,我的鸽子是白的。
柱子说,这几天太阳多毒啊,准是你的白鸽子被晒黑了。
小妹大喝,你当我傻啊!
柱子只好招了,承认鸽子是被他吃掉的,他愿意补偿她。
小妹说,那你一辈子都给我做饭吧。
于是,他们就开始处对象了。

结婚几年之后,柱子才知道,小妹一直在骗他。
那只鸽子本来就是小妹准备拿来吃的,还没来得及杀,它就飞跑了。小妹喝下那碗汤的时候,就知道那是自己的鸽子,但是柱子的厨艺太好了——后来她每天假装去找鸽子,其实是蹭吃蹭喝,结果喜欢上了柱子。
她假装在等鸽子,其实是在等柱子对她动心。
她等到了。

老头看着老太太,问,我的故事怎么样?
老太太说,听得我都馋了。
老头笑了,说,那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

50年前,我有个工友,叫小高。
他是厂里最厉害的技术员。
他的女朋友叫芳芳。
我们厂一共有五朵金花,芳芳就是第六朵。
小高在第二车间,芳芳在第三车间。
他俩感情特别好,一分钟见不到,都很难熬。
对他们来说,隔着一个车间,都像是异地恋。
小高下定决心要成为车间主任,这样就能自由地穿梭在两个车间之间,就能每时每刻看见芳芳了。
于是小高开始努力上进,经过了很多个日日夜夜,组织上终于看到了他的努力——派他去西北支援建设了。
这下完了,他们真的成了异地恋了。

走的时候,小高让芳芳等他两年,到时候他们就结婚。
结果,小高到了西北,才进职工宿舍呢,就被组织带进沙漠,加入一个保密项目,从此跟外界断了联系。
这一去就是四年。
四年之后,小高一回到职工宿舍,就看到床上堆满了来信,全是芳芳的。
第1封信,“小高同志,我很想你……”
第19封信,“小高同志,我在解放路发现了一家小吃摊,味道特别好,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吃……”
第38封信,“小高同志,为什么你一直不回信,是不是和其他女同志发展出了战斗友谊,我也要去和隔壁车间的小李发展发展……”
第39封信,“小高同志,上一封信是我意气用事了,都是骗你的,我根本没有和小李同志接触。”
小高一封封地拆信,看得又哭又笑,他拿出了最后一封信:“小高同志,我妈给我介绍了对象,如果今年国庆之前,你还不回来,我就得嫁给他了……”

国庆?小高一身冷汗,现在是10月中旬,国庆已经过去两周了。
他立马去赶火车,心急火燎,花了两天时间,才回到老家。
他直接冲到了芳芳家,她不在。
是啊,她都嫁人了。
他失魂落魄地去了芳芳提过的那家小吃摊。
他点了碗面,吃着吃着就哭了起来。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前。
是芳芳,她正微笑地看着他。
后来小高才知道,原来芳芳每天会来这里等他,到国庆那天,小高又没有出现,芳芳发誓,她再也不来这了。
结果她还是来了。
当他们之间只隔了一堵墙的时候,她熬不过一分一秒,当他们之间隔了千山万水的时候,她反而熬过了四年。
她一直等他回来。
她等到了。

老头的故事讲完,老太太点点头,说,真是个好故事,还有吗?
老头接着说,那我讲一对老夫老妻的故事吧,男的叫老吴……
老吴跟他老伴结婚40年,为了庆祝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儿子给他们报了一个旅行团,去美国玩。
老吴很兴奋,每天都在练英语,老伴埋汰他,练了两星期,就只学了三句话。
他们到了美国,导游带他们到时代广场自由活动。
老吴特别兴奋,见到外国人就招手,嘴里不停说,hello啊!hello啊!你们都hello!
这是老吴学的第一句英语。
他们一路看一路逛,老吴见到什么都问,这个how much?那个how much?
这是老吴学的第二句英语。

老吴一路上都在卖弄英语,走着走着,却发现老伴不见了。
他吓坏了。
他到处去找,在人来人往的时代广场,一个瘦小的亚洲老头,在高大的外国人中东奔西跑,嘴里喊着陌生的语言,显得特别突兀。
他走遍了他们走过的每个地方。从剧院到广场,从广场到商场。
在一个商场听到争执声,他往前一看,正是老伴。
老伴杵在商场里面,死死抱住一根柱子不撒手,旁边站着几个高壮的保安,正在拉她。
老吴冲上去挡在老伴面前,他很瘦弱,但又很强壮。
老伴紧紧抓着老吴的胳膊,激动地说,老吴!老吴!
老吴对保安怒吼,你们别碰她!My wife! My wife!
这是老吴学的第三句英语。

原来老太太走丢了之后,一直站在原地,直到商场关门。
保安来清场,她还死抱着柱子不肯走。
老吴又担心又生气,你傻站在这干嘛?
老太太说,我不认识路嘛。我只会傻站着等你,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的。
她一直站在原地,这是最笨的等待,也是最执着的信任。
她等到了。

老太太听完故事,心满意足,就跟老头告别,回家了。
我跟老头聊天,这才知道,老头讲的是他和老太太的故事。
故事里的柱子是他,小高是他,老吴也是他。
而刚离开的老太太,叫刘芳芳。
刘小妹是她,芳芳是她,老伴也是她。
她是他的妻子。
他们10多岁的时候在农村相识,到了20来岁,一起进了工厂,后来结了婚,约好了,要牵手走完这一辈子。
但是,老太太爽约了。

三年前,老太患上了老年痴呆,到现在谁也不认识了,她口中一直说的老伴,每天就坐在她面前,她却再也认不出了。
老太太每天都会来这家餐厅,老头就每天来这给她讲故事,讲过去他们之间发生的事,希望有一天能让老太太想起他。
我小心翼翼地问,万一她一直记不起来呢。
老头说,上半辈子,都是她在等我,下半辈子,换我等她了。
他不知道需要等多久,但他会一直等。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这句话,其实是老太太以前对他说过的。
重逢的那天,他在小摊上吃着面,边吃边哭。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冒出来。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小高抬起头,发现是芳芳。
小高哭得更凶了,哭着说,像谁?
芳芳说,我丈夫。
小高一愣,芳芳接着说,我已经向组织请示过,组织同意我们结婚,明天你就跟我去办手续,不许再跑了。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本来我以为,这是最老套的搭讪,没想到是最深情的告白。

有一天,老太太照常来了,坐下。
我算着时间,老头也差不多该到了,这时,门被推开,进来的却不是他,是一个年轻人,长得跟老头很像,胸前佩戴一朵白花。
他坐在了老太太对面。
年轻人说:“奶奶,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心里一沉。
那个风雨无阻,每天坐在同一个位置,面对同一个人,讲着同样的故事的老头,走了。
他等了好几年,想等她看着自己,露出熟悉的微笑。
他没有等到。

在这个浮躁而快速的时代,我们真的很没有耐心。
泡面需要3分钟,我们嫌太长;
电视剧一集30分钟,我们要快进。
然而我们愿意花三五年,甚至一辈子,去等待一个人。
普鲁斯特在《追忆似水年华》中说,尽管我们知道再无任何希望,我们仍然期待。等待稍稍一点动静,稍稍一点声响。

老太太看着年轻人,她望着他的脸出神,表情困惑。
“小伙子,你长得好像一个人。”

变却故人颜,不变故人心。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斗转星移,物是人非。穆王府的桃花开的依旧好,只是他,已不再是那个殊哥哥。而她,亦不再是当年的霓凰……

(来到横店影视城,结果发现11集穆王府的一片桃花都是假的,而且假得很逼真😂)

这段话说的好好,不愧是母子≥﹏≤

    没了权利的皇帝,还是皇帝吗?
   

    在梁帝的一生中,他曾经经历过两次这种规模的叛乱,前一次他是进攻者,而这一次他成为了别人的目标。两次的胜者都是他,第一次他赢得了皇位,第二次却连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赢了什么。


    不过,梁帝也并不好过,因为他虽然赢得了皇位,输掉的确实他的本心和情义。对于夺了老爹皇位的梁帝来说,这一段经历让他真真正正的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个看似无尚尊崇的皇位实际上是无比脆弱的,稍有不慎就会失去。此外,恐怕梁帝的心里也更坚信了一个真理,那就是什么亲情孝道,在这个至尊之位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一个夺了自己亲爹皇位的人当然不可能会去认为他的儿子们将来一定不会去夺他的皇位。而如果连有生养之恩的儿子都能来夺自己的皇位,那些大臣又为什么不会呢?


    于是,这个心结在梁帝心里慢慢的深入,而梁帝本人也就变的越来越凉薄多疑,寡情昏庸。而这也就是将来"赤焰逆案“的根源。

    对于梁帝这么一个皇帝,甚至是对于任何一个帝王,恐怕都不会允许自己身边有强大到自己无法掌控的力量吧。同样的,梁帝从自己的身上还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人心是最不可控的东西,所以他也不会把心宽到把希望仅仅建立在臣子”不想反“的基础上。因为谁知道原本不想反的人哪天是不是忽然就想反了呢,他当初不就是如此吗。”祁王当时是不是真地反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一旦想反地话,随时都可以反!“其实,梁帝因为这个原因处置祁王并不奇怪,帝王大体都会如此。

    梁帝能上位,两个人是功不可没的。文有言阙,武有林燮。”‘为什么?’言阙咬紧了牙根,‘就因为那个人是皇帝。是我们当初拼死相保,助他登上皇位的皇帝。当我们从小一起读书,一起练武习文,一起共平大梁危局时,大家还算是朋友,可是一旦他成为皇帝,世上就只有君臣二字了。’”这两个人可不得了,言阙纵横捭阖,家族势力更是遍布朝野。而林燮更是大梁战神,不仅勇冠三军而且用兵奇绝人所不能敌。


    有了林言二人的扶持,梁帝顺利登上了皇位。但是,就在梁帝刚刚登上皇位的时候,可怕的事情来了,起码对于梁帝而言这件事足够他睡不着觉了——那就是言阙和林燮的妹妹林乐瑶要在一起了。这可了不得,梁帝是不是也喜欢林乐瑶还在其次,关键在于随着他们两人的结合,林言两个家族也会慢慢的结合。林言两家究竟多强大,我想梁帝比谁都清楚。他们一文一武,一军一政,一个是手握重兵的大梁战神家族,一个是掌控朝堂的大梁帝师家族。如果这两股势力要是结合在一起,拧成一股绳,那还有皇帝什么事儿吗?
我们说了。梁帝的心结标明了他的底线。他决不允许有自己无法掌控的力量出现在自己周围,也绝对不会把自己皇位的稳固仅仅寄托于臣子的忠心。而林言两家的结合恰恰触碰到了梁帝的底线。所以,梁帝绝对不会允许他们两人的婚姻。

    梁帝的这招很简单,但却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而且十分的有效,而且构成一盘很大的棋。登基第二年,他就夺走了乐瑶,虽然明知我们已心心相许,他下手还是毫不迟疑。林大哥劝我忍,我似乎也只能忍。对,这招很简单,就是来个棒打鸳鸯加第三者插足,直接抢了林乐瑶册立为妃。


    强纳林乐瑶,不仅仅是为了拆散林言两家的联姻以及建立在联姻基础上的政治结盟。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一招可以慢慢让林言两家逐渐的对立起来,从而永远绝了林言两家联合的可能并使得他们只能依附于梁帝。因为你别忘了,皇后是姓言的!
皇后姓言,宠妃姓林。如果林乐瑶产下了长子的话,那么一个有强大军方外戚支持且母妃为宠妃的庶长子绝对是可以与皇后的嫡子一争高下的。就这样以皇位为诱饵,以庶长子和嫡子的皇位之争为手段,梁帝构想着将林言两家一下子从将要结合的统一的政治力量转变为了支持不同皇子的对立的政治力量。且只要梁帝不死皇位归属不定他们就会永永远远的对立下去。


    而更重要的是,不论林言两家为了皇位怎么斗,皇帝都会是他们必须争取的力量。只有梁帝不去过早的表态从而让一方彻底绝望再而破釜沉舟,那么梁帝就可以在坐山观虎斗的同时游刃有余的掌握这两方力量。


    一个林乐瑶的不同归属就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的危机通过一个林乐瑶就统统转变成了机遇,这笔买卖怎么算怎么合适。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梁帝还是算漏了最最重要的一点,最终使得一招棋错,满盘皆输!

    你可以不相信情义,但最好不要蔑视情义,否则,你终将被情义所败。

    在梁帝以自己为借鉴所产生的认知里,在皇位的诱惑面前没有什么情义是不能被牺牲的。他如此,他也自然的认为每个人都如此。可言阙,却不是这样的人,他对林乐瑶的爱,绝对是任何的功名利禄都无法战胜的,这个男人为了给乐瑶报仇能收敛本性隐忍十年,能毫不犹豫的牺牲掉整个家族,为了区区一个皇位,他又怎么会与乐瑶为敌。可惜呀,梁帝是永远也理解不了的。


    景禹的出生,虽然最终还是让林言两家的势力统一到了一起,但起码暂时缓解了梁帝对于林言两家的猜忌。也让梁帝与林言两家的关系趋于缓和。于是一时间父慈子孝,君臣同心,倒也算还好。可是随着景禹的成长,随着他越来越优秀,越来越独立,越来越强大,那些暂时被缓和下去的矛盾就逐渐的慢慢显现了出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留着一半林家血液的皇长子给林家带来了无限荣耀,但也给林家带来了潜在的危机。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书中一直尝试着给我们透露这样一个信息,那就是皇子的性格更多的是由他们母亲的性格决定的,而不是他们的父亲。其实这也正常,忙着掌控朝局算计人心的梁帝估计不会有太多的时间给他的儿子们言传身教。而相对的,母亲的言行举止就对皇子们性格的形成起到了更重要的作用。比如书中惠妃胆小庸懦,那么他的儿子也恰恰是个老实憨厚的性格;越贵妃贪婪自大,太子不也正好是个二呼呼的性子。那么景禹又是一个怎样的人?




    一个品行高洁的师父,一个潇洒随性的母亲,一个耿直忠诚的舅舅,一个不管真也好假也好起码很宠他的爹,这样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会是个什么样的孩子?起码不会一肚子弯弯绕绕性格阴暗吧,势必是一个潇洒张扬、阳光灿烂,傲骨铮铮的男儿。
这样的人,他永远不会明白梁帝心里的阴暗冷酷,他也永远不会明白梁帝的忌讳。他只会真诚光明的直言自己对朝政的看法,只会旗帜鲜明的去坚持自己心中的正义。可能他根本就不懂得人心的可怕,不懂得猜忌的可怕,不懂得小人的可怕。他是一个一直生活在阳光中的人,黑暗离他太远了,所以他不懂得黑暗为何物,于是他只能一步步的陷入黑暗而不自知。


    赤焰逆案,惨绝人寰。梁帝并不是这起惊天冤案的谋局之人。起码一开始梁帝是相信赤焰谋反的,只不过这种相信是出于本能的相信,而不是理性思考过后的相信。


    设想一下梁帝的心情,突然有一天,梁帝收到了两份奏报。第一,北境的赤焰军抗旨调动,目的不明。第二,赤焰军大将发来求救信,称主帅谋反,自己宁死不从被逼入绝境。当然,尽管求救信是伪造的,大军调动是为了抵抗突来的外敌。可是这些梁帝都不知道。在梁帝的脑子里,一时的惊恐加上长久的猜忌和忌惮让梁帝出于本能的相信,这次赤焰军这次真的谋反了。


      梁帝稍稍一想就能想明白,梁帝还可以有收手的余地,但总不能和全天下说,对不起呀,赤焰没谋反,我一时冲动,还好还好也就错杀了7万多人和几个忠良,没事儿,我下次注意!这可能吗?更重要的是,如果之前父子俩还仅仅是猜忌和不和,那么这次可就是不可挽回的矛盾了。萧景禹那样性格的人怎么可能看到自己的七万兄弟被错杀而无动于衷,更别说这里还有自己的一些重要的亲人。所以梁帝别无选择,要么承认自己错了,可是这样的结果就是造成自己的权威大大的被贬损,而祁王的权威会此消彼涨的进一步提升。而祁王现在和自己的矛盾已经很激烈很激烈了,如此让他脱离自己的掌控无异于是自掘坟墓。要么将计就计,利用这个谋反的罪名彻底的钉死祁王,从此自己一劳永逸。很明显梁帝选择了后者。


    先说太子,我想除了对越贵妃的宠爱和本身的序齿因素外,还有两个因素可能也是梁帝立景宣为太子的原因。一是他够弱二是他够蠢。越贵妃出身云南,而云南最大的势力是穆王府,而穆王府显然并不是越贵妃的支持者。所以看来景宣并没有强大的外力支持。此外,看看太子在书中的种种表现就能看出来,此人没什么能耐,最多就会一些‘你怎么可以这么和皇兄说话呢’这种以身份压人的本事和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伎俩。一个没有多少支持又没有多大能力的皇子,就算是太子又能翻出多大的浪来呢?而另一方面,被选中制衡太子的一方,梁帝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既然需要制衡太子,起码综合实力应该和太子差不多或是稍强一些,但又不能太强自己无法掌控。明显可以看出来誉王就是朝着这个方向被打造出来的。首先没有强大的外家和势力支持,此外这个人出身低但身份不低又有一颗争取好胜的心。头脑能力比太子强又刚好弥补了头衔上与太子的差距。简直平衡的不能再平衡了。


    所以渐渐的,在梁帝的有心主导下,朝堂的格局慢慢的向着他构想的方向发展,一切也渐渐平顺了下来。其实说实话,梁帝并不糊涂昏庸,也可以看出来一开始他还是能把党争控制在一个很好的范围内的。你想想,太子和誉王斗了这么多年,朝堂上都还能找出不少像沈追蔡铨蒙挚这样的忠臣纯臣。要说皇帝没有刻意的管控党争这是不公平的。只不过后来随着梁帝的渐渐老去,皇子们斗争水平的渐渐增长,以及许多事情随着时间惯性的慢慢发展,很多事情已经超出了梁帝的管控范围了。一方面梁帝的精力渐渐下降,就需要把越来越多的事情交给皇子做,从而皇子们也就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权利。另一方面,获得更多权利的皇子们之间不论是斗争的手段,斗争的范围势必会慢慢扩大。而因为斗争的扩张和深入,整个朝堂的政治生态也必然会慢慢的变化。所以到最后梁帝也是深深的无奈,因为他发现即便是他搞了平衡战术,可是这些政治势力还是在慢慢的脱离自己的掌控。


   到后来,就连梁帝也不得不无奈的表示无能为力。侵地案中梁帝感叹“他们居然利用朕的国政来争斗”,巡防营的管控上梁帝怒骂“这两个逆子简直是来讨债的”,由此可以看到梁帝深深的无奈。因为他对此没有一点办法。可是就在梁帝悲愤无奈时,一个人走进了他的视野……


    这个人就是景琰。靖王的上位,其实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给了梁帝一个希望。梁帝的晚年陷入了这样一个困境中,一方面他需要通过党争来平衡各方力量保证自己的皇权稳固;另一方面他又无法把党争管控在他希望的不影响国政范围内。这份矛盾让梁帝很是头等,可他这个一直没注意到的儿子的出现,却让他眼前一亮。


    以九安山政变为界。一开始,梁帝很惊喜,因为他惊讶的发现这个儿子能聚拢一部分的政治力量帮助他平衡朝局,而这股力量却不像其余的那般祸害他的朝政。但此时,梁帝还是不放心的。虽然这股以靖王为首的政治力量让他眼前一亮,但是他还是只把他看作是一股政治力量。因为他不确定他对这股力量的掌控力。所以尽管誉王勾结近臣挑战天威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但是他还是没打算放弃誉王。因为这是目前唯一的一直能和萧景琰对抗的力量了。降珠也好幽闭也罢,这都是可以回旋的,他一句话就能找补回来。但是九安山政变后,梁帝不仅仅是惊喜了,而是心安到无以复加了。因为他猛然发现这股力量不仅仅正义清明而且还毫无代价的就能被自己掌控。即便在自己最危难最脆弱的时候,他都没想过背叛自己。这样的人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评价梁帝,那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典型而普通的帝王,同时也是一个可怜人‘。固然帝王在手,皇权稳固,但终其一生,他深陷于帝王的心结中不能自拔,既没有用这一生去开疆扩土,也没有用这来利民兴国。一生的时光,他更多的都浪费在了算计中,算计着权势地位,算计着朝局人心,算计着妻儿子女,算计着至交亲朋。最后,伴随着事业上平庸,感情上凉薄,众叛亲离的走完了自己的一生。终归是个可恨却也可怜的人罢了。


    或者说,他是一个被皇位夺去了本心的人。年轻时的梁帝应该也曾豪情万丈义薄云天过,“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否则他也不可能让人中龙凤的林燮言阙心甘情愿的围绕在他身边了。可惜,他最终还是被皇位迷失住了本心,为了守住手中的权势,他多疑猜忌,他凉薄冷血,他不惜放下自己的豪情而甘愿陷身与权谋人心的算计,他不惜放下最难能可贵的人间真情而甘愿沉溺于虚情假意曲意逢迎的面具中。你获得了睥睨天下的权利,可也失去了最值得人们去守护的赤子之心,甚至还要整日活在无休止的尔虞我诈中随时担心会从高处跌落下去。甚至连自己的妻子儿女至交好友都渐渐成为自己算计权威的利用者或踏脚石,最终活在一片冰冷之中。这又何尝不可悲呢。


    凉薄多疑,弄权擅专,狠厉平庸。曾经也会鲜衣怒马,指点江山,胸怀壮志的人,终其一生,牺牲掉了人间真情,牺牲掉了仁义良心,最后也只得到了后世这样的评价而已。并且会随着数不胜数的与他结局相同的帝王一起,消失于历史的长河。


    其实,没有那份傲视天下的霸气,没有那份包容万丈的胸怀,没有那份掌控万物的能力,又何必非要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位置呢。终究这个位置对你只能是锁人身心的枷锁和吞噬真情的恶魔罢了。



琅琊榜这部剧,回忆起来,除了梅长苏,好像没有人完成了自己的心愿,每个人都是悲剧,或者遗憾终生。于梅长苏,他已没有遗憾,于林殊,似乎还有霓凰值得他遗恨。

    梅长苏,好像也是自私的,因为当他做下决定时,他有问过最在乎的人,“你要不要我用这样的方式在乎你吗?”自苦,却从来不问问她(他)有多心疼自己。(作者内心os:好像偏题了……)


——“一卷风云琅琊榜”,风云过后,还有谁能笑着面对。然而,我却盼着,金陵城风云再起……
能给我们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梅林依旧。

    这世间,如果情缘不单薄,还有没有传说。生在帝王家的悲欢喜乐,冷暖自知。在帝王家的人,心是会变的。

    是霓凰,是林殊,是靖王。。。

    17岁之前,霓凰是受尽宠爱的郡主,是林殊哥哥、景琰哥哥的小女孩,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那个会撒娇,会打闹,会害羞,会笑容满面的小郡主。

    谁知,长亭一别,不仅别了她的林殊哥哥,还别了她的花样年华,别了她年少时的所有快乐,别了她的女儿心肠……
   

    替父上阵,扶养幼弟,年少时的诺言,早已随着她杀掉第一个人,便已成空。她还来不及悲伤,就要统领十万兵马。当年的小女孩,早已远去,只剩下,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铁血玫瑰。

    十二年,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梅长苏以苏哲之名回到金陵,苏哲是梅长苏,那梅长苏又是谁?只可惜,林殊已不是当年京城中最明亮的少年,他变了,她也变了,但是这份情谊没变。无论是苏哲,是梅长苏还是林殊都是霓凰的挚爱。

    梅长苏俯首算尽天下事,却不明白霓凰的心。他希望她再嫁他人,可是霓凰宁愿孤独终老,只守着当年的一纸婚约。

    原以为冤案翻案昭雪,穆青接管穆王府,靖王登上王位,苏凰已无顾虑,本想远遁江湖,却因战火纷飞,一切成了空谈。霓凰驻守南京,林殊出征北境。“此生一诺,来世毕践”,霓凰明白,她跟林殊哥哥的这次分别,成了永别……但坚强的她只能强颜欢笑,看着远去他的背影,心中的感受却和十五年前不同。

    十五年前的出征,霓凰满怀希望的等他回来,娶自己为妻。十五年后的今天,霓凰明白,她的兄长此去,再也回不来了。只能在出征的前夜,去苏宅再看看他,可惜,他早已去城楼上找景琰。霓凰只能找飞流诉说,只是,飞流真的明白吗?

    北境战事告捷,蒙挚回京述职。景琰怪他没把小殊安全带回,其实只是给自己的悲痛找一个借口,他也明白小殊不会回来了。宫羽带着一纸遗墨,来到云南。恐怕,此时此刻,只有她们能明白彼此的心。

    怜宫羽,但她至少表达了自己对宗主的心。怜霓凰,明知道他就是林殊,但还不能在一起,在他的面前,她不是他的小女孩,她是威名赫赫,霁月风光的女中英豪。他在她面前,他不是她的林殊哥哥,他是搅弄风云,琅琊榜首,一介智计无双江湖白衣。

    我更喜欢梅长苏没死的那个结局,至少给我们留了个念想。

    琅琊榜这部剧就像一场梦。想一集接一集的快速看完,可是看完了,又觉得心中思绪起伏。希望拍续集,但又不想让续集破坏琅琊榜1在我们心中的美。想让编剧给霓凰、宫羽一个结局,但是又希望她们能够守着当初的爱。也许就是就是琅琊榜这部剧的精妙绝伦之处。